樓宇清潔研究

深圳垃圾分類模式獲肯定 是全國首個對垃圾分類進行頂層設計的城市

時間: 2018-10-22訪問: 848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劉建國。

      中國城市環境衛生協會生活垃圾分類與減量專業委員會主任陳海濱。

      原標題:深圳垃圾分類模式獲得專家肯定,成為全國首個對垃圾分類進行頂層設計的城市,體現特區先進創新理念

      深圳新聞網訊 今年3月底,國家發改委、住建部發布《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要求全國46個城市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深圳是其中之一。

      這意味,深圳全民垃圾分類時代已經到來,如何利用法治思維推進全民垃圾分類?

      10月9日,深圳市城管局邀請國內行業專家研討深圳環衛發展規劃,也探討了近期關注度較高的外賣、快遞垃圾問題。談及深圳市全面推行生活垃圾分類的新思路新舉措,行業專家們普遍表示肯定。專家們還表示,十分期待垃圾分類的深圳模式早日成型。

      專家: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 劉建國

      中國城市環境衛生協會生活垃圾分類與減量專業委員會主任 陳海濱

      深圳先行先試推動立法,為國內其他城市提供經驗

      提問:在此次的《深圳市環境衛生設施專項規劃修編》專家咨詢會上,深圳規劃構建以垃圾分類為主導的生活垃圾分類治理體系,將生活垃圾分類治理規劃納入城總規,對垃圾分類進行頂層設計。《深圳經濟特區生活垃圾(強制)分類管理條例》的修訂工作正在進行中。在當前的垃圾分類實施現狀下,深圳是否是全國首個對垃圾分類進行頂層設計的城市?此舉意義何在?為垃圾分類立法是否有必要?

      劉建國:立法肯定有必要。在垃圾分類實施情況較好的發達國家,因為有完備的法律體系作為保障,才能驅使垃圾分類工作順利實施。法律一能約束沒有進行垃圾分類的人群,讓其承擔后果,二能激勵市民積極進行垃圾分類。立法過程也是垃圾分類氛圍塑造的過程。沒有法律作為保障,很難推動垃圾分類工作。

      對于立法,有市民提出疑問:“現在國家是否具備垃圾分類立法的時機?是否需要先進行推動垃圾分類,再來立法?”也有市民認為:“可以先立法,定下規矩,在此基礎上進行強有力的推動。”我認為,就我們國家情況而言,立法和推動工作是相輔相成,在立法中推動,在推動中立法,即一邊立法一邊推動垃圾分類。這或能一方面及時地化解在推動過程中因缺失法律依據而產生的問題,也可以及時把過程中一些具有操作性的內容納入到法律條文中去,兩者互動更有利于推動垃圾分類。

      不過,不能簡單地將立法理解為“強制”。立法是建立在城市經濟、文化、心理等多層面發展基礎上,如果剛性太強,時機不成熟,強制推動是難事,且影響法律的嚴肅性。深圳的經濟、法治等基礎較好,比國內其他城市更具有推動生活垃圾分類立法的條件,所以深圳先行先試推動立法,我們給予很高的期待,希望能為國內其他城市的垃圾分類立法提供經驗。

      陳海濱:為垃圾分類進行頂層設計是正確且有必要的。環境衛生規劃本質上是以生活垃圾為主線的規劃,垃圾分類是重要代表工作。垃圾分類的意義重大,垃圾處理的趨勢包括,從末端處理到現在全過程,從混合收集處理到現在分類處理,垃圾分類順應趨勢,有利于全過程的無害化、減量化和資源化。從長遠的意義上看,垃圾分類有利于國家進行全民環境和道德修養教育,當垃圾分類可以往前推進,說明全民環境修養提升了。但是,在立法過程中,要充分考慮市民的接受度。

      提問:為垃圾分類立法,深圳應如何增強法律條例的可操作性?該注意哪些關鍵問題?

      劉建國:過去,立法很大的問題就是太過籠統,原則模糊,操作性差,在實踐中難以實行。垃圾分類是具體事務,法規條文應該具體明確,操作性強。最重要的是清晰界定垃圾分類鏈條中各方的責任,包括居民個人、公共機構與企事業單位、物業公司、各級政府、收運處理與再生利用企業,規定各方履行責任的方式,明確對不能正確履行責任方的約束與處罰措施,推動各方參與形成合力。再一個就是要正視全社會法治化基礎還不太牢靠、垃圾分類推動不可能一蹴而就的現實,在立法中體現實事求是、循序漸進的原則。

      如果過于理想急于求成,反而導致執法過程中十分艱難,執法成本高,最終讓法規的執行不了了之,陷入尷尬的境地,將來再推行法規就會困難重重。立法時要充分考慮目前社會的實情和民眾對法律的理解,把握好節奏和進度。

      建立垃圾分類深圳模式,體現特區先進創新理念

      提問:作為國內最早提倡垃圾分類的城市之一,深圳明確提出垃圾分類的工作思路,“深圳模式”蓄勢破局。在廚余垃圾等生活垃圾的處理上,深圳探索了專業化分類手段——試點生活垃圾超高壓分質和干濕分類減量資源技術與工藝,計劃在缺乏焚燒、填埋等設施的地方推廣。您如何看待“深圳模式”和深圳這條“不尋常之路”?這一做法是否具有推廣價值?

      劉建國:深圳建立了國家第一座現代化垃圾焚燒爐,建立現代化垃圾填埋場,這在全國環衛歷史上都很有影響力。現在,深圳構建垃圾分類指導體系,推動垃圾分類工作,這是深圳經濟和文化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結果。深圳垃圾分類設施比較多元化,具備相應硬件設備,建立起全鏈條設計和優化的“深圳模式”——源頭充分減量,前端分流分類,中端干濕分離,末端綜合利用,這體現全鏈條設計的先進理念,給其他城市提供范例。

      陳海濱:深圳目前的措施是得力正確的,如生動的垃圾分類指引,清晰的大分流小分類思路。除傳統生活垃圾,深圳還根據地方特點,對建筑垃圾、園林垃圾、裝修垃圾等進行規范分類,工作細致扎實。“深圳模式”得益于城市對于新思維新理念的包容,市民對環保事業參與熱情高,全民執行度好。

      對深圳在干濕分類和生活垃圾超高壓分質的努力,我持積極、樂觀、肯定、支持的態度。這是垃圾分類技術和體系的優化措施,該技術利用超高壓分質分離能快速將混合垃圾分為干、濕兩類,有效實現生活垃圾在中段集中分類,可以減少50%的焚燒、填埋垃圾量。

      國家層面可出臺相應政策,促進源頭減少快遞外賣廢物

      提問:近期,網絡流傳一篇文章——《外賣,正在毀滅我們的下一代》,揭露了外賣包裝造成日益嚴重的環境污染和垃圾處理壓力,引起強烈反響。隨著電商等的發展,快遞包裝也成為了城市生活垃圾中的新型垃圾,比例越來越高。深圳正在推動快遞包裝逐步變“綠”。能否為減少快遞、外賣包裝等問題提出建議和意見?

      劉建國:該問題讓大家思考自己的消費、生活方式導致的環境問題,但過度渲染沒有意義。

      首先,外賣垃圾量不大,預估只占垃圾產量的千分之一。其二,它只要能進入規范的垃圾處理系統中,對環境影響不大。如對其回收,環境成本會更高。當然,居民改變生活方式,從源頭減量是關鍵。

      快遞包裝是中國各大城市垃圾增量中的一大壓力。按估算,大城市的快遞包裝廢物量約占總垃圾量的3%。但改善問題的核心是責任劃分問題。中國可仿照德國、日本,出臺相關的包裝廢物管理條例,規范生產、流通、使用、處理回收環節。此外,還可借鑒電子電器行業推出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目前,快遞包裝行業產生的垃圾混入到生活垃圾中,把成本外部化——行業生產者賺取了利潤,把成本轉嫁給社會。根據快遞行業的出單量等數據,國家應規范快遞行業,讓其支付相應的資金,委托專業公司處理快遞垃圾。快遞行業應制定包裝作業的規范,控制用量,讓廢料進入規范的處理系統。消費者則反思消費生活方式,減少對快遞的依賴。各環相扣,形成良性的循環。

      陳海濱:應多個部門合作思考該問題。可以從國家層面出臺相應政策,規范行業,如包裝越復雜,收費越高,寄件人、運件人都要支付相應費用。此外,大家可通過改變自身生活方式來改變垃圾現狀。



幸运飞艇博彩平台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