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宇清潔研究

兩會聚焦│垃圾分類處理,難度到底在哪里?

時間: 2019-04-15訪問: 306

          全國兩會上,有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為推進垃圾分類處理工作鼓與呼,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湖南商學院院長陳曉紅建議,“分步驟、分層次、有目標”完善城市生活垃圾分類處置收費制度,進一步完善城市生活垃圾分類處置收費制度,加快生活垃圾分類處理步伐。


          在2019年的春節期間,很多從城市返鄉的村民都感嘆農村的變化“干凈整潔了!”,也有部分村民發現,遠離鄉村的公路邊也多了不少垃圾堆。

    這幾年,在國家和地方政府的推動下,城市一直鼓勵垃圾分類,如廣州的大街小巷和社區內,只要有擺放垃圾桶的地方,一定是有三個以上的垃圾桶,分別是“可回收”、“不可回收”和“其他垃圾”。然而,因各種原因,導致垃圾分類處理的發展非常緩慢。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有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為推進垃圾分類處理工作鼓與呼,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湖南商學院院長陳曉紅建議,“分步驟、分層次、有目標”完善城市生活垃圾分類處置收費制度,進一步完善城市生活垃圾分類處置收費制度,加快生活垃圾分類處理步伐。


          垃圾處理難題亟待解決

          “從理論上講,現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里,已經具備了垃圾分類處理的能力。”廣州市民張凱在接受《小康》記者采訪時說,無論是市區還是城中村,區政府和社區都一直在鼓勵市民對生活垃圾進行分類投放,還且還出臺了一些相應的激勵措施,宣傳工作也做到了每家每戶,城市居民素質也相對較高,理應實行分類垃圾的推行會比較容易,但事實上,這項工作的推進還非常緩慢。

    張凱說,最主要是沒有養成很好的生活習慣,政府部門在街邊擺放三個垃圾桶是可行的,但在每個家庭里,要同時擺放三個裝不同垃圾的桶,大多數居民還做不到。除了習慣之外,家里也除了餐余垃圾之外,其他垃圾比較少,偶爾一點其他垃圾,要用另外的垃圾桶來放,實行起來還比較難。


          城市居民要實行垃圾分類投放尚且艱難,何況在農村,這個難度可想而知?春節后從廣東普寧返回廣州的陳曉琳告訴《小康》記者,雖然現在村子里面很干凈了,但沿著高速公路一路走來,發現路邊有好幾個堆積如山在的垃圾,“如果在夏天,太陽一曬,那種難聞的氣味可想而知。”他說,垃圾處理問題急需解決。


          目前,我國生活垃圾處理技術多樣化,生活垃圾處理技術已經十分成熟,但衛生填埋和垃圾焚燒仍是我國生活垃圾處理的主要方式,分別占62%和30%,其它處理技術占2%,還有6%的生活垃圾未進行無害化處理。


          我國面臨的主要問題在于其垃圾量巨大,由于未進行有效的垃圾分類,無論是采用焚燒、還是填埋等方式,都會導致大量具有回收價值的再生資源被填埋或焚燒并付出成本。如果所有生活垃圾都進行有效分類,根據垃圾成份及屬性,選擇更經濟、更合理的處理方式。通過有效的垃圾分類,從源頭上實現垃圾減量化、資源再生利用化。從而降低后端處理的投資及運行成本,也減少了后端處理帶來的環境再次污染和土地資源浪費。


          垃圾分類處理是有環保最節約成本的一種垃圾處理方式,但是,雖然我國從2000年開始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十幾年間各地政府采取過各種嘗試,但垃圾分類制度并沒有得到有效推行。


          應從教育法制層面推進

          我們在城市五彩霓虹燈下,享受著現代生活的美好,卻不知我們也正處在垃圾包圍的中心。我們享受的一切食物和自然資源,無一不是來自城市以外,而城市外面的世界,正在被我們自造的垃圾所吞噬和污染。


          中國城區和縣城人口約占全國總人口的45.7%,年產生垃圾量達3.4億噸(按人均生活垃圾量1.5kg/d計算)。而2016年城市和縣城生活垃圾清運量2.7億噸,占垃圾總量79.4%,其中城市生活垃圾清運量2.0億噸,縣城生活垃圾清運量0.7億噸。我國本來就是一個人口大國,隨著我國經濟不斷發展,人口的持續增長,甚至城鎮化率的不斷提高,生活垃圾的處理量將會越來越大。


          無論是政府還是居民,不得不面臨的一個難題便是,不管用哪種方式,垃圾處理問題急需解決。


          在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山東東營環衛工人張金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最近幾年,他最關心的問題就是垃圾分類。如果生活垃圾分類做不好,會造成垃圾圍城,垃圾隨意堆放、丟棄,影響居民生活環境。“我希望垃圾分類能夠快速推廣落實。”張金海說。今年他帶來的議案是關于怎樣才能做好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建議。


          張金海認為要想做好生活垃圾分類,必須從人、法、財、物四個方面去解決。人,即廣大環衛工人和主管生活垃圾分類的人必須下決心干好這份工作,環境衛生主管部門緊跟國家政策。法,即國家要出臺有關垃圾分類的法律法規、政策,從試點經驗來看沒有法律法規約束會很難推進。財,即國家出專款,對垃圾分類收集裝置進行研發和垃圾分類運輸車購置。物,即建設相應配套的垃圾處理廠,比如說建筑垃圾處理廠、餐廚垃圾處理廠、回收再利用處置廠、有條件建設焚燒垃圾發電廠、生活垃圾填埋處理廠。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湖南商學院院長陳曉紅建議,進一步完善城市生活垃圾分類處置收費制度,加快生活垃圾分類處理步伐。陳曉紅委員建議,“分步驟、分層次、有目標”完善城市生活垃圾分類處置收費制度。結合國外先進經驗,可率先在46個試點城市中選擇若干生態城市或重點城市先行推進,具體可從商務區、中心城區等開始試行。一是完善垃圾分類體系建設,制定完善配套政策,培養公眾環保意識;二是優化相關收費措施,明確費用征收主體,扶持垃圾分類處理產業鏈;三是建立階段收費機制,完善責任追究機制,促進垃圾分類處置收費制度可持續發展。


          全國政協委員、哈爾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民革中央委員、民革黑龍江省委會副主委、民革哈爾濱市委會主委顧福林建議說,建議國家教育部門修改目前中小學教學大綱,將垃圾分類知識作為必學必掌握的知識點,充實到各有關學科的教學大綱中;建議在廣泛開展垃圾分類實踐教育的基礎上,在語文、科學、品德與生活、道德與法制、美術等學科的教材中融入垃圾分類教學內容,讓學生掌握垃圾的產生和由來、垃圾分類的方法和意義以及目前垃圾處理技術等情況;結合學生年齡特點,分階段學習垃圾分類知識;建議編制《垃圾分類教學指導意見》,使教師明確垃圾分類教學指導思想、目的和方法及意義、目的和作用,把握學校垃圾分類教育的基本思想,掌握各科教學大綱中有關垃圾分類教育的內容和知識點,指導教師將垃圾分類教育具體落實在自己學科教學的各個方面。


          “生活垃圾分類和減量是一項長期系統的社會工程,需要長期的努力和堅持。青少年學生是未來的中堅力量,從基礎抓起,率先在青少年學生和兒童中普及生活垃圾和減量知識教育尤其重要。”顧福林說。


          “國家層面的強制性生活垃圾分類立法工作是突破目前垃圾處理困境的保證,亟需以土壤和水污染、霧霾治理的決心和力度全力推進配套工作建設,盡快改善城市和農村人居環境,實現綠色發展。”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地質調查局青島海洋地質研究所副總工程師印萍表示,“加快強制性生活垃圾分類立法和配套工作建設”,對于垃圾分類處理的議案,印萍建議,加快強制性生活垃圾分類國家立法工作,推進差別化垃圾處理收費和信用制度的法律環境建設,加快生活垃圾分類標準體系建設,同時還應加強垃圾回收處置技術研發,最終構建“節簡”型社會。

幸运飞艇博彩平台出租